关键字: 站内搜索:
  中文版 |  ENGLISH |
关于优马
换算 生物氮
换算 生物磷
换算 生物钾
注:请输入产品生产日期和产品名称 
示例:2015-03-01 修复剂
产品质检报告查询(注:日期格式XX-XX-XX)
  • 关键字:
     
  •  
新闻动态

我的汉匈之路

浏览次数: 日期:2019-03-26
文/兰花花
 
    隆冬季节,北方大地草木未兴,山川尽显颓势。风雪肆虐之际,更显苍凉悲壮。前几日乘车由陕北榆林驶向内蒙古乌海,沿途经过一片了无人烟的戈壁大漠,目睹了一座座叫不上名的石山。所幸不是自己开车,便腾出了时间和心情,一路上偏着脖子,不停地观赏窗外的“风景”。
 
    何为风景?当然是令人赏心悦目的名山大川,或是让人流连忘返的人间仙境。因为美,所以是风景。而我眼前的一切却与此大相径庭,更确切地说,眼前的“风景”让我感觉想哭,一点也不夸张。因为太荒凉了!低矮的石山绵延起伏,一座连着一座,远远望去山色显得昏暗无趣,没有一点绿色或其他醒目的颜色。一言以蔽之,天是昏黄色,山与大地略显暗黑,且带有风沙,没有一点生机。山脊棱角分明,像被刀斧削斩过。而山顶则简单突兀,似乎与天相连,不禁让人敬畏。除此之外,便是大道坦途,准确地说,是一望无垠的戈壁滩。
 
    车子在匀速前行,我已陷入沉思。窗外的一切,令我神情恍惚。一瞬间,一副画面映入眼帘:
 
    眼前的山腰里,匈奴单于正带着他的阏氏疾奔如飞,后面紧随着一队匈奴骑兵,寥寥几骑,黄尘滚滚。单于面容沧桑憔悴,却仍是一脸英气,胯下黑马更附煞气!并骑而奔的阏氏娇美如玉,莹白的脸颊竟与昏暗的天地形成了鲜明的对比,身披的红袍被疾风拉的很直,犹如单于的一面大纛锦旗!
 
    这队匈奴王师风驰而过,山谷恢复宁静,而身后的浮尘尚未落地。
 
    刚才发生了什么事,单于发生了什么事,为何如此之急?难道是大雪降于河套,牧民与牲畜无法过冬,单于急着寻觅和迁移牧场?有这种可能,刚才看到单于的面容的确很憔悴,一定是万急之事!抑或是王庭内讧,要不他怎会带上王妃?也有可能。但总觉得,一定是比这两种还要紧急的事情。
 
    那……一定是汉军突至,河西草场岌岌可危!!!
 
    一个冷颤惊醒了我!脑袋敲到了窗户,好疼!手心里攥出一把虚汗。我已深入其中,真想不出在这苦寒不毛之地,除了牛羊,还有什么能救助牧民度过寒冬,还有什么能支撑一个王国。旁边随行的哥们儿看了我一眼:你是不是晕车了?
 
    我缓过神来,再看窗外,已经到了乌海收费站。
 
    我想把刚才的所思所想告诉他,但觉得不好组织语言,也讲不清当时那种感觉,他听了可能还会略带调侃地“呵呵”。所以我没有讲出来。但这件看似莫名其妙的事却让我回味无穷,因为它不像是脑海里飘过的一个遐想,亦不像是一种幻觉,甚至可以说,它比任何历史文献或影视作品给我的感受都要真实和直观!
 
    就这样过了一段时间,我决定去一趟西安!去看看这个让我惊了一跳的地方,或者说,让单于瑟瑟发抖的地方。而且要尽快去,越快越好,一定要在这种记忆和感觉有所衰减之前赶到!几天之后,我乘坐大巴车从内蒙古乌海出发,一路南下。
 
    今西安者,古长安。这个季节的西安与塞北相比,仍然青青绿绿,颇具生机。关中已近中原腹地,这里沃土丰田,风清气朗。这时的我完全没有“想哭”的苍凉感受,倒觉得轻松舒畅,也有一种历史厚重感。
 
    喧闹的西安城与我臆想中的古长安大不相同,车水马龙、行人匆匆,从经济层面讲,与其他二三线城市大致相同。虽然已经来过西安很多次了,但每次都带着特别的情怀,希望能感受到一些汉长安或者唐长安的意境,而每次似乎都有或多或少的体验,但并不强烈。之前登过一次西安现存的明城墙,并不怎么兴奋或开心。因为在唐之后,长安城所有设施尽数被毁,之后再未建都。至于还有什么被保存下来,没必要在此非常严谨地讨论这个问题。既然是明代的城墙,就难免给人一种政治压抑、经济自闭、对外不宽容的感觉。为了有更好的意境和体验,这次我决定远离西安城,到一个既具有历史内涵,又未明显受到工业革命侵扰的地方,那就是西安城外的渭水河畔!
 
    渭水河畔,姜太公直钩垂钓,坐等周王。渭水河畔,冠军侯慷慨陈词,整军待发。同样在渭水河畔,唐太宗侧身立马,与突厥可汗争锋对峙……远离闹市,阻断一切机械噪音和商业喧闹之声,只身行走在渭水河畔,四周空旷静谧、流水潺潺悦耳、草木尚且色青。闭上眼睛,便可冥想历史的风云际会,亦能听到战马嘶鸣。这是一个满载历史经典的地方,一条充满传奇色彩的河流,更是外敌进入长安的最后一道天然屏障。
 
    北方游牧民族生活在生态非常脆弱的草原、戈壁、荒漠地区,春夏秋三季还好,若逢大雪之年,牛羊只有被活活饿死或冻死,人亦如此。试想匈奴大单于怎会甘心认命?同为上天之子,为何自己及族人不能稳居中原衣食无忧,而需逐水草而居,生活在生态极度脆弱的北方。于此,我再次回想到单于一行狂奔于大漠山脚,想到了那里的“风景”,想到了那个惊醒我的冷颤。如果我是单于,怎可丢失自己最重要的水草源,怎能让自己的牧民冻死饿死!所以那个冷颤惊醒了我。
 
    汉匈之战,旷日持久。汉武竭其毕生精力,消灭了匈奴有生力量,新建河西四郡,打通了西域。这对于大汉来讲,无疑是美事,也成就了汉武的神功伟绩。但对匈奴来讲,顿失立锥之地,无异于亡国灭种。
 
    历史已经过去,并非在此缅怀匈奴,常言讲得好:天作孽,犹可活。自作孽,不可活。如果匈奴的消亡归咎于脆弱的生态环境,我们或许会感到惋惜和悲悯。而匈奴真正绝迹的原因并不止如斯,除了汉武雄才大略,更重要的是自己不懂与邻为善,巧取豪夺之术用的太多了!纵观匈奴历史,先秦之时便有扰境劫掠,汉初更是骄狂不羁,屡兴不义之兵,以战养战。也并非在此为汉武歌功颂德,一者,汉武业已载入史册,功过自有定论;二者,击垮一个民族,终归需要大举杀伐,汉武杀戮甚重!然而上天有好生之德,以暴止暴并不是最英明的决策,亦不能体现一个大国的胸襟和气度。
 
    站立渭水河畔,我感慨万千。这里是这次“匈汉之路”的终点,我一边感受着关中的气候和温度,一边在回想前几天途经的大漠边关。在这个季节,渭水河畔尚有花鸟鱼虫,而塞北大漠早已风雪肆起……
 
    无论客观环境如何,善良和自强是一个民族或者一个人的基本生存法则。正可谓,人间正道是沧桑,决定一个民族或者一个人是否久远,一定是更深层次的东西,远不止一战、一城、或一世之功。
 
句点:深刻!一个突发奇想穿越千年,一个冥思顿悟链接古今。正所谓当局者迷、旁观者清。在历史的长河边上,看飞碟翩跹,看鱼翔浅底,一切尽在不言中。王朝更替,天道轮回,成王败寇的功名中,都是戏子临台,轮番登场。读史、用史、研史、戏说历史,一切都是过往,反复刻画才能深刻,谁又能免俗一个情字?

上一篇:优马五年有感

下一篇:小组赛礼记

所属类别: 公告与论坛

该资讯的关键词为:

 
留言内容:
* 已输入字符:0
小于等于500字符
留言人:
 
小于等于20个字符(包括A-Z、a-z、0-9、汉字、不含特殊字符)
验证码:
   
电话:021-6891 7120 029-8625 5437 免费服务热线:400 666 0201 地址:上海市浦东新区庆达路67号
上海优马生物技术有限公司 中企动力提供网站建设 沪ICP备10022680号